欢迎光临馨怡捐卵公司官网!
高薪捐卵招聘公司正规专业的爱心捐卵招聘机构
详细咨询添加客服微信:ivf0033
联系我们
微信二维码:ivf0033

馨怡捐卵公司

微信:ivf0033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捐卵流程

捐卵整个过程痛苦吗图片 捐卵的过程是什么样子的

时间:2023-12-14来源:馨怡捐卵公司

近些年,一些关于十几二十几岁的年轻姑娘的新闻频频占据各大媒体头条。援交、包养、卖肾、裸贷、卖卵......

哪一则爆出来都触目惊心,每一则都痛击整个社会的灵魂。

尚好的青春,却占据着舆论的焦点,成为人人唾骂的对象。

戴上眼罩进门,做完手术又戴着眼罩离开,晓雯(化名)至今都不知道在长沙哪个别墅捐的卵。只记得躺在手术台上,冰凉的钢针,手臂般长,刺穿阴道、卵巢。先是像平常打针那样刺痛一下,之后是坠胀疼,不知被取走多少个卵子,疼得汗浸透了衣背。

一时冲动消费带来身体永久的伤痛。然而,这种代价并没让晓雯还清欠下的5万多元贷款。今年6月从长沙一所高校毕业的她,临毕业前被迫打了裸条,至今仍欠着网贷。

为还贷承受捐卵之痛的女大学生,晓雯不是个例。也想通过捐卵还贷的赵萌(化名)曾在捐卵机构见过不少同龄女孩。捐卵机构负责人告诉她,“大部分女生都是欠了贷款才来做的。”

15分钟,不知道取了多少个卵子

手术进行了半麻,“麻药从肛门塞进去,我当时还找医生多要了两颗栓剂(麻醉用)。”晓雯记得,取卵过程很短,不到15分钟。

晓雯第一次从网贷平台借到2000元,再经过几家网贷平台和私人借条周转之后,欠款累计到5万多元。2018年4月,大三下学期,晓雯备战考研,想彻底还清贷款。想起在网上看过介绍捐卵还清贷款的文章,她私信了作者。很快,对方推给她一个中介微信。

加了中介微信后,晓雯按要求发送了照片和身高、体重、学历、血型等信息。中介告诉她,“医学生殖中心”会给不孕不育客户提供捐卵者资料,客户挑中后会线下见面“考察”。在一家咖啡店,晓雯通过了“面试”。如果取卵顺利,她可以拿到4万元酬金,前后仅需15天左右。

月经期第二天,晓雯飞去捐卵机构所在地广州体检,体检合格后开始打促排卵的针,一连打10天。吃住都在酒店里,每天餐补60元,还被要求加鸡蛋牛奶。不过,晓雯打针后,卵泡发育不理想。2018年下半年到2019年初,她连续三次前往广州打针促卵,又飞去上海进行第四次尝试,都没合格。

2019年4月,毕业在即,晓雯等不了,与中介商量后改成盲捐。盲捐不与客户对接,无需面试与挑选,但报酬不高。第五次,在长沙,晓雯被带到一处别墅。中介安排司机接送,上车后给她戴上眼罩,禁止带手机。盲捐完成后,她到手2万元。

“不到万不得已,我不会那么做。”捐卵同样被昆明大四学生赵萌视为救命稻草。“我是学医的,知道捐卵伤害有多大,根本不可能像网上说的取几颗卵子那么简单。”

赵萌是护理专业学生,了解捐卵危害:促卵针可能引发卵巢过度刺激综合征,取卵手术的穿刺针会在卵巢上留下创口,可能导致感染,引发多种并发症,出现积水、休克,还可能导致不孕,甚至死亡。

在2018年初,每天赵萌都要还贷近一万元。

临近还款日,催债信息一直不停,手机只能调成静音,“每震一下,心特别慌。”“如果回复信息晚了,对方电话立刻打过来,不听你说什么,直接开骂,两三分钟都停不下来。如果不理或不接,就威胁爆通讯录。”

赵萌想到了捐卵,“我在网上搜到捐卵广告,在文末留了微信,一天有五六个中介来加我。”

赵萌前往上海一家中介机构,对方称愿付3万多元酬金。“先做检查,结果身体不太好,捐不了卵。”在捐卵机构租住的公寓里,赵萌看到,一屋子都是年轻女孩。“从打扮、年龄看,跟我差不多。”捐卵机构负责人告诉她,“大部分女生都是欠了贷款才来做的。”

“挺庆幸身体不太好,没有捐成卵。”赵萌说,即便捐卵成功,也还不清贷款,还伤了身体。

我国关于赠卵的规定

我国卫生部颁布的《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规范》明确规定:赠卵只能是一种人道主义行为,禁止任何组织和个人以任何形式募集供卵者进行商业化的供卵行为。赠卵只限于人类辅助生殖治疗周期中剩余的卵子。对赠卵者必须进行相关的健康检查。赠卵者对所赠卵子的用途、权利和义务应完全知情并签定知情同意书。

翻译成人话就是:目前我国法律规定,合法的卵子,只能来自那些本身就因为不孕需要进行试管婴儿促排卵治疗的妇女。她们在正规医院进行取卵,在满足自己生育需求的前提下,有多余的卵子,并且愿意捐出来的,就由医院进行管理,不存在任何商业利益。

正常的健康妇女是不允许进行捐卵操作的。一切表面上打着「慈善」「捐卵」旗号、实则通过买卖卵子牟取利益的黑中介,都是违法的!

求子心切的卵子「买家」,也成为了这场非法活动的帮凶和受害者。说是帮凶,因为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。说是受害者,因为他们高价购买的卵子质量无法保证。

“非法取卵只追求卵子数量,而且地下诊所的卵子来源复杂,对于卵子的提供者无法进行全面的健康检查。黑中介声称卵子来自肤白貌美大长腿的女大学生,谁能知道是不是真的,母体又有没有传染病、遗传病呢?而且,由于卵细胞很脆弱,对培养环境要求非常严格。

正规的实验室里有一系列规范设施,对温度、湿度、空气洁净程度等进行严格控制,能保证卵子的质量,而躲藏在居民楼里的黑诊所,根本不可能做到这一点。卵子质量差,加上培养环境不达标,还可能导致受精困难、无法着床、早期流产,甚至对后代的健康也会产生不可估量的影响。

很多伦理方面风险也需要引起重视。这些卵子卖给不同的人,生出来的男孩女孩再相遇,有可能出现近亲结婚等情况。此外,若没有对捐卵者进行严格的遗传病筛查,捐卵将可能扩大遗传病的遗传范围。

去试药、去夜总会面试、去裸贷

“如果试药的钱能及时到账,我就不捐卵了。”为考研暂停兼职后,晓雯更加入不敷出。经人介绍,她去长沙某医院做试药,经历了体检等流程,一个月后到手4000元。不过,为医院试药的周期太长了,晓雯急着用钱,等不起。

2018年初,各贷款平台都不再对晓雯放款。“你知道那种面临崩盘的感觉吧?”

她去借高利贷和私人借条周转,包含高额“砍头息”和高额“逾期费”。晓雯借8000元,到手只有5000多。

晓雯回忆,见面后,放贷人立刻用手机助手同步了她的通讯录,如果违约不还钱,就威胁“爆”通讯录,即给通讯录上所有人打电话、发短信,逼借贷人还钱。晓雯表示,私人借条利息涨得特别快,一个月下来,几千元借款累积滚到三四万。

赵萌对此深有体会。还款压力最大时,她同时找了20个放贷人借钱周转。“我借一万元,到手只有7000元,放贷人说那3000元是利息,一个月后要还一万。而合同上借款金额写的却是两万。”放贷人告诉赵萌,如果不违约,实收一万;如果违约,借条则变成两万。“我想我应该不会违约,最后,太高估了自己。”逾期的赵萌被软禁在放贷人公司一宿,在答应求父母出面还钱后才被放行。

“每天一宿一宿地睡不着,睁眼闭眼都是钱。”晓雯说,“每次跟家里打电话就想哭,觉得对不起爸妈。”

最绝望时,晓雯想去夜总会,面试通过后,临场还是放不开,退缩了。

毕业前,经同学介绍,晓雯打了裸条。裸条也叫裸贷,借款人用手持身份证的裸体照片替代借条。如果违约,放贷人以公开裸体照片或与借款人父母联系等手段要挟,逼迫借款人或其家人还款。

“怪当初我冲动消费”,晓雯说,“后悔,但后悔没用。”目前,还剩一万余元借款尚未结清。对她而言,这是一颗定时炸弹。

只因一部苹果手机、一张健身卡

如果不是大二那年丢了手机,晓雯自认为大学生活会无忧无虑。

晓雯家庭条件不错,父母每月会准时转两三千元生活费。她学设计专业,常在外面机构兼职代课。

2016年12月底,晓雯不慎丢失手机,随后花7000元买了一部手机,手头开始拮据。由于家教严,晓雯没告诉父母。有朋友推荐试试某分期App,“专门针对学生的,利率低。”晓雯记得,“申请后有人来学校面签,App里有学信网认证接口,让我登录后就通过了认证。”

调查显示,该App在2013年成立于深圳。12月上旬,记者下载其安卓版App时发现,该软件230条评论中,有不少“骗人”“利息高”等字眼。App首页显示为“专注于年轻人分期购物App”,提供分期贷款和还款服务。

今年5月6日,新华社《禁令之下,校园贷披马甲依然横行》一文,公开批评乐信旗下平台某分期App违规向在校大学生发放贷款的事例。

第一次借的2000元,晓雯选择分三期还。大二恋爱后,开销越来越大,借钱频率也明显增多。借着借着这家额度没了,晓雯就换另一家平台注册、借钱,还上一家借款。连换几家网贷平台之后,再也借不出一分钱来,所有平台都拒绝再借钱。

晓雯因为一部手机掉进网贷的坑,而赵萌则是因为一张健身卡,也经历过“拆东墙补西墙”,到最后所有平台都借不出钱。大一时,赵萌想减肥,打算找朋友借钱办一张1000元健身卡。在朋友的推荐下,赵萌开始了分期网贷生活。

1000元的借款,赵萌分期12个月,一个月还款200多。“想得太简单,当时觉得分期后还款并不多。”律师宋晓旭指出,这明显超过正规校园贷的利息了。

据官网介绍,赵萌网贷的“爱又米”App,在黑猫投诉平台上搜索,结果显示335条,“高利贷”“砍头息”等是高频词。

12月初,记者下载“爱又米”App,很快接到来自杭州的电话。对方自称为“爱又米”客服。记者以在校大学生身份询问“能不能通过平台审核?”“客服”称,平台不允许向未毕业学生放款,“但一般来说毕业信息不作为一个重要的考评依据”。“客服”建议记者,当平台要求更新毕业信息时,“把毕业时间更改一下。只要不写在2019年7月之后毕业,就可以(取现)。”

当时为何所有网贷平台突然停止放款?晓雯解释说,这说明个人征信“花了”。每办理一次贷款,网贷平台都会查询一次个人征信报告,如果查询记录过多,就叫征信“花了”。网贷平台据此认为借款人经济紧张,从而拒绝借款申请。

此刻摆在借贷人面前通常有两条路,一是向父母坦白,靠他们“上岸”,二是找私人借贷,能拖一天是一天,企图靠兼职等翻身。

绝大多数人选择了后者,结果滑向更深渊。“只要沾了,就脱不了身。”晓雯说。

在高利贷眼中,学生没钱不要紧,年轻的肉体本身就是钱。”知乎大V“半佛仙人”因与不少网贷平台有业务往来,得以一睹非法校园贷的套路和现状。“受害者普遍共性是虚荣和单纯。”

2019年9月,捐卵未遂的赵萌,欠款加利息累计到30多万,最终被“爆”了通讯录。闻讯赶来的父母对她打骂过后,拿出所有积蓄并借了银行贷款,才助她还清贷款。

另一边,尚未还清贷款的晓雯忧虑不安,“说出我的遭遇,别让更多同学陷进来。”

促排卵有什么风险?

晓雯飞去捐卵机构所在地广州体检,体检合格后开始打促排卵的针,一连打10天,结果卵泡发育不理想。2018年下半年到2019年初,她连续三次前往广州打针促卵,又飞去上海进行第四次尝试...

注射过量的促排卵药物,供卵者晓雯承担了多大的健康风险?

正常情况下,女性每个月只排1个卵子。如果需要一次性获得多个卵子,就得使用促性腺激素药物,促进更多卵泡的生长,以产生更多的卵子。

但是,如果卵巢对药物反应过度,导致过多卵泡发育,就可能出现最令医生担心的情况――卵巢过度刺激综合征(OHSS)。不好记是不是?你拆开来记忆——Oh!S~S~(像不像肚子疼的时候的发音?)

此时,血管的通透性会增加,血液中的一些成分会渗漏到血管外。这些成分跑到腹腔里,就会形成腹水,导致腹胀、恶心、呕吐、腹痛、拉肚子等症状;跑到胸腔中,就会形成胸水,导致呼吸困难。血管内血液浓缩、血容量减少,还可能导致少尿、血栓形成、肝肾功能损害,严重的甚至会呼吸衰竭、休克,甚至死亡

在正规医院进行试管婴儿操作时也要促排卵,但整个过程都是在医生的密切监控下进行的,每几天就必须回医院复查,调整用药量,避免过多卵泡发育,将OHSS发生的风险降到最低。观察到有OHSS发生的可能时,医生就会马上减少用药,甚至建议取消这一次的促排卵周期,以保障生命的健康和安全为前提

黑诊所既不具备严密监控卵泡发育的条件,也没有治疗OHSS的能力。

在正规医院进行促排卵是安全可靠的,严重OHSS的发生率很低。即使出现轻微不良反应,医生也会及时对症处理。

取卵有什么风险?

卵泡发育成熟时即可进行取卵。具体来说,就是在超声监测下,用一根长针,从阴道穿进去,进入盆腔,刺入卵巢,一个个地穿进大卵泡,吸出里面的卵泡液,然后从中挑取卵细胞。想想那个发音,Oh~S~S~

这是一个手术,是侵入性的操作,为了避免发生感染,对环境有严格的要求。正规医院的取卵手术需在无菌的手术室进行,所有手术器械都要严格消毒。

试问,在居民房改造的地下诊所里,怎么可能做到无菌、避免感染?取卵数量多时,可能要反复穿刺,加上细菌超标的环境,就大大增加了感染的风险。万一真的感染,有了炎症,不仅威胁当下健康,将来还可能导致不孕,简直后患无穷!同时,取卵手术的其他风险还包括出血、卵巢扭转、脏器损伤等等,若不幸发生,在黑诊所里根本没有抢救的条件啊!来源:摄图网

取卵会疼吗?

正规医院取卵,常常会进行全麻,睡一觉手术就结束了,一般没有什么痛苦。同时,这一过程需要专业麻醉医生全程「伺候」着。但晓雯记得,取卵过程很短,手术也只是进行了半麻,在医生的安排下躺在手术台上,取卵工作进行了15分钟就告知结束,但是不知被取走多少个卵子,人也疼得汗浸透了衣背。

取卵手术居然只给半麻,黑诊所明显是为了省下麻药钱,他们没有考虑到万一出现麻醉意外,可能会危及晓雯的性命,在地下诊所的环境下,又怎么会有完善设施和专业人员进行抢救处理。

这些号称所谓的「医护人员」,我们不知道他们是否毕业于正规院校、有从医资格,还是「半路出家,自学成才」,但是既然藏身在这黑诊所了从事非法取卵,他们就已经沦为了出卖良心、追逐利益的苍蝇。

编后语

采访中,记者感受到晓雯对未来非常恐惧不安:不知道自己的裸照哪一天就会被公开在网络上,不知试药有无后遗症,不知取卵手术会不会影响生育,更不知捐出的那些卵子变成多少个生命,将来会不会存在近亲结婚等伦理风险……

不知道陷入这种恐惧的还有多少女大学生。

晓雯的境遇给出警示,大学生要克制冲动,理性消费。此外,除了嗜血的非法贷款机构,那些非法取卵机构也是帮凶,亟需监管重视。

最后奉劝各位动过念头的少女们一句,卖卵有风险,千万不要为了眼前的利益,误了卿卿性命。